VR界的巨幕影院缔造者!ChinaJoy上嗨镜VR的理想

2017年07月27日 22:21   出处:泡泡网原创   作者:孙端   分享

  作为中国乃至世界游戏产业年度盛会的ChinaJoy,每年除了统计上半年的战绩和指点下半年的江山以外,期间总是能够涌现出若干让人耳目一新的产业新星。虚拟现实VR是近两年来娱乐、科技产业的热门,其中不乏HTC Vive和Oculus Rift这样优秀的开山之作,但是过高的硬件门槛和稀缺的优质应用都使得VR前进缓慢。2017年7月27日,刚开幕的第十五届ChinaJoy上有这样一家另辟蹊径的VR企业,它凭借人们依赖度更高的头戴视频播放设备,成功地为VR行业开辟了另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这就是嗨镜VR。

  时至今日,虚拟现实VR这个概念已然不是新鲜的实物了,大家普遍认为VR具有沉浸感的另一种游戏方式。但是因为VR游戏内容匮乏、体验不佳,更多的用户选择用VR来看上一部电影作为业余消遣,然而观影体验却远低于预期,眩晕、不清晰成了VR观影的后遗症。这是由于这些产品定位于VR游戏,为了让用户能获得置身游戏场景的感觉,将视场角做的过大,远超人眼70度左右的最佳观看视场角,自然会造成观后不适。那么,是否有一款产品可以满足广泛的观影需求呢?

  在众多VR公司中,有一家特别的企业并没有走虚拟现实游戏这条路,专注个人大屏娱乐的HiSpot海鲸科技。嗨镜和大画都是海鲸科技推出的VR产品,与其他VR不同,嗨镜和大画并没有将虚拟现实技术应用到游戏方向,而是定位观影场景,潜心将大屏观影体验做到极致。早在2014年,HiSpot海鲸科技就提出个人大屏娱乐概念,发布了全球首款个人大屏一体机嗨镜H1。在此之后,嗨镜H2拿下同期京东众筹最高众筹额,印证了观影定位在消费市场上的正确性。最近,HiSpot推出的新品大画头戴电视,是全球首款4K观影VR一体机,配置也如宣传的更具性价比:4K超清显示屏、1000英寸巨幕、海量全网内容、300g轻巧便携等优势,仅2399元的价格,面向更广泛的视频消费用户。

  “相比用虚拟现实搭一个超现实的游乐场,海鲸科技更希望给每个人造一座电影院”。而如今将大屏个人化的嗨镜,不仅省去了跑去传统影院看电影的繁琐,更升级了手机看片这一高频使用场景的体验。随着网大、网剧市场的迅猛发展,看电影、追剧已是大众日常的娱乐方式。下班回家拖着疲惫的身体倒在床上,打开手机,点播一部网剧,早已是再熟悉不过的场景了。然而,看片、追剧虽然已是必要的娱乐方式,但手机绝不是最佳的观看工具。我们都知道,电影院是最好的观影场景,海鲸科技希望用一款产品让追剧党躺在床上就可以拥有电影院的观影体验,用虚拟现实技术给每个人都造一座电影院。

  为了还原电影院的观感,大画光学设计团队前往北京建筑设计院,拜访参与制定并设计中国巨幕标准的专家,了解真正的电影院是如何设计的。“巨幕影厅普遍有300-400平米,我们称其为“场”。而距屏幕15米的距离是最有视觉爆破力的,人眼刚好将影像收纳进来,没有一丝冗余的光线,这样既不丧失沉浸感,也让眼睛长时间观看不疲劳。

  “在使用场景上,嗨镜定位睡前娱乐,承包年轻人的睡前两小时”。睡前刷手机是时下年轻人都爱的娱乐方式,躺在床上刷一下微博、今日头条、朋友圈,而打开视频app看一部电影,则是他们睡前的最爱。嗨镜不仅提供大屏的观看效果,影院的沉浸感也让这群疲惫的年轻人从现实中彻底抽离出来,更好的放松。嗨镜目前拥有5万用户,平均日活2万+,通过用户使用情况可以看到,22-24点是用户使用的高峰期,平均使用时长155分钟左右,正好是看一部电影的时间。

  “如果有一块1000寸大屏,你还会去电影院吗?”个人大屏虽然提升了观影体验,解决了年轻人日常追剧渴望大屏观看的痛点,也解决了跑去电影院的繁琐。但是,要想替代电影院势必还需时日。

  首先,电影院依然是院线大片的首要发行渠道,大片上映期间拥有版权保护,嗨镜满足不了那些急于尝鲜的消费者。其次,电影院不仅具有观影功能,还具有社交属性,去电影院成为约会,或是约上三五个好友的周末聚会活动。

  一直以来,试图打通线上观影和实体院线线下观影的动作从未停止,2014年,派拉蒙就曾尝试缩短《童军手册之僵尸启示录》和《鬼影实录5:鬼次元》的独家首轮放映时间,作为内容发行方的NetFlix更是一再尝试将自己投资的电影在网络院线同步首发。个人大屏则作为一个全新的观看终端切入,当人手一台个人大屏设备之时,个人大屏也便具备了与电影院同步首发的可能性,毕竟如何让影片大卖、盈利才是发行方所考虑的,嗨镜正在通过建立线上、线下点播影院,挖掘更多的观影场景,不断拓展用户量,来争取版权上的话语权。社交功能相对更容易实现,通过虚拟现实技术获得更真实的面对面体验想必也不难。据了解,嗨镜自带的HiOS影院系统正在研发社交功能,即使身在异地,仍然可以通过虚拟影院约一场电影。

  或许当未来人手一台个人大屏设备的时候,我们真的不需要再去电影院了。

  个人大屏会对中国电影市场增长产生影响吗?

  中国电影市场正处于野蛮生长期,电影票房在2003—2010年期间,从9亿元增加到100亿元,用了8年时间;从100亿元增长到200亿元,用了3年时间;从200亿元到400亿元,仅用了2年时间。需求的增长带动了国产影片的迅速增长,近年来,国内影片从每年不到100部发展到900多部,银幕从3000多块发展到4万多块,增速迅猛。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7—2022年中国电影行业现状及发展前景分析报告》指出,2016年,我国新增影院1612家,新增银幕9552块。2016年,中国银幕总数已达41179块,超越美国成为世界上电影银幕最多的国家。

  而在中国电影市场野蛮式增长的背景下,国产片票房数据却恰恰相反,不升反降。2017年上半年上映的国产片数量远远高于进口片,上映的169部国产电影票房不到四成,下滑了20%。相比之下,进口片票房总额超16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14亿元增长了46%。回看2016年,国产电影制作总数达944部,离年产千部仅一步之遥。其中,院线上映334部。中国已然是一个电影大国,但“大”不等于“强”,缺少真正能让观众满意的优质影片、能让观众记住的经典作品。

  面对进口片,国产片真的毫无招架之力吗?答案是否定的。诸如《冈仁波齐》、《十二公民》这样的优秀作品绝不在少数,而仅仅因为影院传统的排片方式和过于复杂的产业链,让大众没有多少机会欣赏到这些作品。由此来看,中国电影不缺故事,也不是不会讲故事,而是缺少给那些有故事的人讲话的机会。

  最近第一性原理这个词很火,原因出自特斯拉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马斯克在很多领域进行了非常多颠覆性的创新,所以很多人问过马斯克,你为什么能够做这么多的创新?他的解释是:“我是用第一性原理来思考这些问题的。”第一性原理是亚里士多德提出来的。亚里士多德认为,在每一个体系的探索中,都存在第一性原理,存在基本的命题和假设。把第一性原理运用到我们做事情的过程当中,就是我们在解决事情时,要回归到事物的本质上去。我们可以给一件事情建立模型,通过科学、逻辑、严谨的方式,得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实现创新。

  我们不妨用第一性原理来分析一下中国电影市场产业链模型,可以看出中国电影市场增长有两个引擎,一是影院基础建设驱动,另一个是内容驱动,影响市场增长的症结就在于作为基础建设的影院和院线,现有复杂、低效率的发行、排片流程,限制了产业链下游的开放,也势必会影响上游的内容制作,代表陈旧生产力的电影院似乎已不在适合这个时代。

  马云曾说:“最怕的是戴上望远镜也看不到对手”。“狂妄”成为很多媒体解读。而另一种解读更值得警醒,当你看不清对手的时候,才是你最应警觉之时,个人大屏就是从视线外跑进电影市场的一个对手。纵观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史,行业颠覆者往往都是从外部进入,嗨镜的出现犹如从地平线外杀入的一匹黑马,很有跨界颠覆、降维打击的意味。

  中国电影市场势必将告别野蛮式的生长,向更个性、更自由的模式演进。个人大屏作为一种新的影院形态切入电影市场,在体验上趋于电影院的巨幕效果,而发行方式也从影院计划排片升级到用户按需点播的模式,趋于更个性、更自由的方式。打破基础建设瓶颈的嗨镜,让更多优秀的内容直接面对终端消费者。

  “对于商业院线而言,从制作、发行、渠道到用户、衍生品,产业链各个环节都已成熟完备,但对任何产业来说,如果产品是丰富多彩的,但销售渠道是唯一的话,增长空间必然会狭窄许多。”
另一方面,在消费升级的趋势带动下,用户本身对差异化观影的诉求也日益强烈,人们的观影选择也不再局限于商业电影院。由于商业电影院的放映模式相对固定,那些对档期要求不高,但追求电影特效、音响效果、画面效果代入感的影迷而言,个性化定制的放映场所的需求正迫在眉睫。

  嗨镜的商业模式是通过出售或租赁个人大屏系统、用户点播分账、电影宣传获得收入。即依托于具有专利的个人大屏系统来构建卓越的观影体验和品牌效应,以此来吸引更多的消费者购买产品、观看HiSpot电影(获得更多的销售收入和分账收入),HiSpot电影观众数量的增加带动更多点播影院安装HiSpot个人大屏系统(获得更多的销售和租赁收入),而HiSpot产品的销量和点播影院数量也有助于普及观影体验和提高品牌效应。

  点播影院具有传统商业院线不具备的最大优势在于,不用为影片进行定档排片,电影内容完全自由化,也将观影的主导权交付于用户手中,想什么时间段看电影,想看什么电影,想选择什么样的场所看电影,想要什么样差异化的服务与体验,都是点播影院无可取代的重要因素,而等到整个点播影院市场进入票房制大时代后,相信80%的电影票房收入将会来自于点播影院,而只有20%的电影票房,属于传统商业院线。

  嗨镜目前正与内容版权方、版权集成运营商、渠道运营商三方同时开展合作,构建个人大屏点播影院。过与优朋普乐、猫眼电影、新片场等版权方采用内容点播分发的方式,打造线上点播影院。同时,嗨镜也在尝试院线电影的首发,《西游记大闹天宫》导演阿甘制作、何润东主演的3D电影《钢刀》就曾在嗨镜与院线同步点映,对于发行方和观众来说都是一次突破性的尝试,让院线电影第一次走出电影院,在全新的个人大屏上播放。

  有人将二级院线比作未来中国奥斯卡导演的摇篮,嗨镜认同这一观点。“有了数字院线,将是对电影产业的一个新的推动力,能鼓励创作者更努力地去创作。”嗨镜与新片场合作打造青年导演的大屏发行平台,将青年导演作品大屏化。新片场是国内领先的新媒体影视内容出品发行平台,拥有国内最大的60万青年导演的内容社区,收录到新片场的作品,经过审核后发布到嗨镜点播平台。

  在线下,嗨镜正在与云乐迪和百视通组建线下点播影院。“我们未来谈的是一个泛娱乐的概念。很多上不了商业院线的并不一定是烂片,针对某些受众人群,是有它的价值的,如果这部影片上不了院线,我可以把它吸引到我的点播院线来用。从近一年的趋势来看,以影吧为代表的数字电影院线正呈现出爆炸式的增长。2016年全国二级院线市场将会新增银幕大约3万块,新增影吧3000家左右,年增长率将达到20%;未来3年内,全国将增加银幕约10万块,约新增影吧1万家。

  作为介于家庭和商业院线之间的一种新兴业态,数字电影二级市场在行业特征和个性化程度上迥异于传统院线。经过近年来的飞速发展,在整体特征上,呈现出了以下三大特点:

  第一、低成本。所谓低成本,首先是建设成本低,微影院不用像商业院线一样,一个厅动辄投资几百上千万。其次是运营成本低,需要做好自动化运营管理和自动化的影片推送。第三是用户的观影成本低,以嗨镜的二级院线为例,相比传统投影影院来说大幅降低了成本,未来用户可以出家门在方圆一公里之内就找到观影点,在地点选择上不用纠结。

  第二,个性化。由于微影院提供的是院线下档的影片,如何发掘它们的价值,就需要对受众价值和内容进行深加工,提供更多个性化的服务。以嗨镜的数字院线为例,由于有大数据和云平台的支持,一人一台的体验,可以便捷地发现、抓取特定人群进行针对性营销,实现低成本运营和内容管理的优化。

  第三,多来源。二级院线未来将不再只是影院的概念,而是一个泛娱乐体。不仅是电影,未来可能戏剧、戏曲、赛事、演唱会,甚至衍生出广告、购物等内容在平台上进行展示。但在具体实践中,互联网版权能否为二级院线使用,在商业场馆中放映,仍然是令广电总局在内的主管部门纠结的问题。

  目前微影院市场主要存在五类用户。一类是纯粹的微影院,从5到20多个厅,每个厅可以为2到10个人提供服务。第二类是KTV的转型,基于其本身的业态加入电影元素进行改造。第三类是网吧转型,增加新的观影空间或者在PC上进行展示播放。第四类是商业影厅+二级院线点播厅模式,最后还有一种农村影院的转型。

  “基于这五大类型不同的内容诉求,我们都有各自的解决方法。网吧KTV业主希望一天24小时把档期排满,上午给买完菜的老人放一些经典片,下午搞个线下活动,比如游戏俱乐部竞赛,晚上可以上网或唱歌,凌晨有赛事转播,这样空间利用率也提高了。”

  对于嗨镜点播影院在服务和内容上的体系,嗨镜用“一个平台三个支撑”来概括。

  “第一个支撑是内容要素,这个内容是一个广义的内容,不仅是电影,包括所有的内容。第二个支撑是流量,或者叫做引流和营销,利用APP向用户推荐,这也是我们自身平台的优势。第三个支撑是相应的产品和服务,高效运营,内容推送,这些都是我们的优势,比如每年只收技术成本,营业软件免费。”

  与此同时,嗨镜还在挖掘更多的观影场景,比如正在与高铁和航空渠道运营商试运营的共享影院,借助嗨镜实现自助式的租用。在一些人流密集的地方,机场、火车站、学校这些场所租用,嗨镜一直在挖掘这样一些场景。坐高铁时可能要坐 5、6 个小时,很无聊,上车之前也没有提前把一些电影什么提前下好,玩手机还怕手机没电这些事,很多人就开始在车上睡觉。这时候有一个这样的产品,上面已经有了内容资源,就能让你打发时间。

  给一些空闲场景下提供一个可以娱乐的工具,而且还是私密的,这会是一个新的消费场景。高铁、飞机、医院都是满足这样的需求,现在大家坐高铁可能一年至少一两次,那一个火车站每天几百趟,一趟几百人次的量,这是很巨大的。据了解, 嗨镜已经在深圳的某段高铁开始试运营了,前期投入了几百台设备。

  个人大屏要想颠覆电影院虽然道阻且长,但不得不说是未来的一种趋势,就像移动个人设备取代音乐现场,成为音乐主要发行渠道一样,个人大屏或许有一天也会成为电影的主流发行渠道。到那时,去电影院看电影将成为去听音乐现场一样,变成一种仪式感的集体活动。

推荐文章
扯扯车精品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