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POP首页 >正文

为什么互联网出身的他们纷纷开始造车

2017年03月16日 09:34   出处:泡泡网原创   作者:姜世维   分享

  随着Uber和滴滴的战役告一段落,围绕出行痛点的共享经济模式似乎进入了沉寂。与环保共享,提高利用率的初衷有所偏差,共享出行在国内熙熙攘攘时,资本带动的热潮反而更刺激私人汽车出行的数量,连短途代步都用专车解决,碳排放居高不下。

  专车市场硝烟过后,公共交通系统接驳的最后5公里痛点再次敲击人心,这次,市场试图以真正环保、可持续的方式解决——除ofo、摩拜等共享单车品牌之外,各种小巧、轻便的新能源个人交通工具迅速成为受欢迎的新兴短途代步工具。

  个人出行工具“大非”于此时应需而生,直指最后5公里出行的社会痛点,同时考虑了年轻人对个性和科技性能的追求。

(共享单车并不能满足用户的个性化需求)

互联网思维造车

  出行有瓶颈,也正是技术和资本可以发挥力量的时候。

  有趣的是,一众互联网企业站在了这个风口。乐视早在2014年公布乐视“SEE计划”,将超级汽车作为其垂直整合的互联网智能交通生态系统的重要一环;蔚来汽车NEXTEV号称研发高性能智能电动汽车,背后有数家顶尖互联网企业和企业家推动;“车和家”标榜非互联网造车,而是新生的汽车企业,然而从CEO李想到联合创始人无不有着资深的互联网公司背景。UC创始人何小鹏投资的“小鹏汽车”在2016年9月正式发布的首款车型——小鹏汽车BETA版,其定位为一款纯电动SUV;前UC创始人之一许伟坤也带领团队在2017年发布了一款个人出行工具——大非SPIRIT,并凭借出色的设计荣获AWE本年度艾普兰智能创新奖,先声夺人。

(大非SPIRIT首次亮相便荣获AWE艾普兰创新奖)


  世界著名科技杂志《连线》(Wired)创始主编凯文·凯利(Kevin Kelly)对于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趋势有着深刻的见解,他分析:人工智能将推动二次工业革命。人工智能将不可或缺,人类社会的工具成为“人工智能+工具”的组合。互联网力量加入的种种迹象,都表明出行方式正处在深远变革的开端。

  大非的新造车团队把他们对于互联网的理解,将信息化的主题进一步扩展到具体的工具上。刚在AWE大展上面世的大非SPIRIT,在承载模块上就使用了自主研发的DFMotion和DFBattery,通过记录个人习惯,并可上传云端,从而对整体操控体验进行适当的调校,彻底将物联网理念贯穿到产品当中。

(大非SPIRIT在驾控体验与安全性上都做到极致)


  而对于环保诉求的理解,UC系不约而同地考虑利用新能源。小鹏汽车以电动车的姿态现身,并推动在平台上的长租服务,重投共享出行。而大非则紧抓5公里内的点到点灵活诉求,重新设计了个人交通工具。

  在大非创始人许伟坤看来,5公里生活圈的出行困难,在整个社会上的都是普遍的,现有共享单车出行的解决方案,更像是公共单车,很快就要遇到公共空间对共享工具容纳量饱和的问题,从而制约其发展,或纳入定点管理。但个人出行的目标始终是零散无序的,化整为零、让出行主体自主化才应是更有效的方法。大非之所以诞生,就是因为能灵活服务于个体的两轮车才是趋势所在。

(大非解决的是都市5公里以内短途出行的痛点)

大非迎接个性时代

  受过王小波,黄家驹的冲击和洗礼,顺应和叛逆交替而行。大非创始人许伟坤小时候的书包全都是母亲根据他的想法手工制作,在同学中独一无二。这种“独一无二”的自信让他在创立大非时自始至终尊重个性。喊出“Be yourself.”的Slogan,做自己,起名为“非”,想传达的就是品牌的不同,是个性与个体的和谐,却更在意于不同、不甘泯然于众。

(大非只为定制而生)

  从衣食住行到电子消费品,趋同性犹如品牌桎梏,压抑着渴望个性的消费群体。而针对85-95年新一代年轻人,大非希望通过提供专属定制的服务,让出行进一步个性化,让表达热爱和坚持自我的人在个人交通工具上有着更自我、更独特的选择。大非还利用全渠道立体布局链接到各级用户入口,获取用户定制需求数据,通过自建的数字化工厂来提供按需定制服务,这也有着鲜明的互联网色彩。

  “把产品做好,品质做好”大非CEO许伟坤强调了专属定制的前提,然后“从C(个人)到M(工厂),去掉无趣的标准化,让大非只为定制而生。”

实时热点
扯扯车精品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