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奥林巴斯鬼塚学/知名音乐人张亚东

2012年06月25日 16:25     出处: 泡泡网原创    作者:赵雷   分享

   泡泡网数码相机频道6月25日 2012年6月17日,中国内地著名流行音乐人张亚东先生新书《初见即别离》发布会在北京798艺术区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举行,多位知名音乐家、当红艺人与北京主要摄影媒体代表,共同出席了发布会。据悉,书中200多张旅途中的照片全部由张亚东随身携带的奥林巴斯E-P3拍摄,而此次发布会同样也得到了奥林巴斯(上海)映像销售有限公司的大力支持。对于这次与文艺界的跨界合作,奥林巴斯表示未来还会继续加强,让更多的人体验到摄影的魅力与快乐。

访奥林巴斯鬼塚学/知名音乐人张亚东

    在活动现场,我们也对奥林巴斯亚太有限公司品牌及公关本部长 鬼塚学 先生和著名音乐人 张亚东 先生进行了访谈,下面我们看看他们都说了什么。

问:与张亚东先生的深度合作是基于何种考虑?今后是否还有会这种“跨界”合作?

鬼塚学:我本人很早前就知道张亚东先生,张亚东先生不仅在音乐界还有在文化艺术界也是非常知名的,他是一位非常有影响力的一位艺术家。所以奥林巴斯的相机产品如果能被像张亚东先生这样具有很强大影响力的人士来用的话,会让更多周围的人,包括他的粉丝也好,更多的人知道奥林巴斯的信息,他本身自己散发出来的魅力也能够更好的使这个相机拍出更个性化的作品出来。

    除了比较有名的,我们肯定也是要很帅的人,张亚东先生本身他非常的帅,他自身散发的这种魅力也好,他拿着我们的产品这对整个奥林巴斯品牌也是一个极大的提升,所以说张亚东先生的帅,这一点我们也是非常的感激,非常的喜欢。

问:今后奥巴会不会像更多的选择像跟张亚东先生这种跨界的合作,向推广摄影文化方面做很多的努力,包括像张亚东先生刚才说可能希望尝试拍电影。

鬼塚学:目前现在有很多人拿单反相机,或者微单有摄像功能也很爱拍一些微电影,这个也是到现在很多年轻人也这么做,可能这是未来的一个潮流,但是目前在电影这方面奥林巴斯还暂时没有这个想法。但是像这次跟张亚东先生这样成功的合作模式也让我们感觉到,这是一个非常值得今后多次尝试的方式,所以今后作为奥林巴斯也愿意进行各方面的多多尝试,然后在比如说很时尚的业内,或者摄影师,或者知名人士我们也会开展这样的合作,包括跟亚东先生我们也希望寻求更多的合作方式,扩大这样的宣传方式,这个对奥林巴斯来说也是一个很值得去推广的方式和机会。

访奥林巴斯鬼塚学/知名音乐人张亚东

问:就是除了像跟张亚东先生这样比较帅气的名人合作之外,我们是否会考虑将来加大一些线下普通用户的一些体验?

鬼塚学:在日本现在来说,有很多女性很喜欢摄影,这已经是形成了潮流,在日本的很多年轻女性,包括在博客、微博之类上面,她们也愿意将自己拍摄的作品展现给大家,所以在日本以后形成了一个氛围是,我很愿意分享自己的这些照片,摄影作品。所以我们借鉴在日本的一些经验,包括现在在中国男生也有很多爱摄影的,但是现在可能它针对的更多是女性用户,我们希望在中国尤其是大城市,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城市推广叫LOVE PEN这样的一个摄影教室活动,然后在这些大城市面对女性用户教他们如何用他们的相机拍摄他们生活中喜欢的照片,会更多开展这样的活动。另外一个就是可能各位也知道,除了PEN以外,现在奥林巴斯也推出了一款E-M5,所以现在在这些中国大城市我们也会开展活动。一边是入门级的摄影爱好者,另外一个是一些更专业级的摄影师和摄影爱好者喜欢的E-M5的体验会,希望将这两个活动在各地持续做下去。

问:我记得多年前日本有一个摄影比赛,获得大奖的作品我记得很清楚,它的名字就叫零,然后今天我看到亚东先生的这本书,一下子让我想起了多年前获大奖的作品,它也是用自己生活中记录的一点一滴,汇集成了一个小册子,最终它也打败了中国的一个很有名的一个摄影师的巨幅西藏照片作品。所以其实在我看来我很喜欢这种记录生活不矫情的照片,能够让每个人体会这种随手记录生活一点一滴的感觉,那奥巴有没有想过就是把这种记录生活影像的形式进行大面积推广?

鬼塚学:确实是像您说的,刚才我也介绍过像LOVE PEN这样的活动,我们也是会教那些女性用户,比如说小宠物的照片,生活中他们自己做的一些很可爱的小点心的照片,这些确实就是记录生活中一点一滴的感动,我们的活动也都涉及这样的一些场景,能够帮助他们记录身边的,随时随地可以看到的感动,分享给身边的人。所以比如说像那些很宏伟的景色,这些需要创造机会,所以那样的场景,我们有专业的相机,会另外进行推广。那么PEN我们确实像您说的,会记录生活中的小感动,我们会进行逐步的推广。

访奥林巴斯鬼塚学/知名音乐人张亚东

问:为什么这本书的名字叫做《初见即别离》?

张亚东:这本书的拍摄是在一次旅行中完成的,一个月时间内我去了几个不同的国家,事实上我觉得一次旅行就像生命一样,就是我们来了又得走,像是一个浓缩了一个生命的电影。比如说你刚看见什么东西的那种欣喜和好奇,一直到好像没什么感觉,完了很快就走了,事实上我觉得旅行给我的感觉就是让我重新评估了一下自己的生活,比如说我可能用了二十年的努力买了一个房子,用了十年的努力买一部车,但是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些东西都不会是你的。我觉得对我来说不要那么较劲,可以轻松一点。

问:因为有一句话就是人生若初见,它的意思就是初见可能是人最美的一瞬间,摄影棚里有这样一句话,就是决定性瞬间,那你看来这个初见的这一瞬间,是不是也是你能留下的最美一个瞬间,而也正像你说的,如蜻蜓点水般的,把每一个最美妙的瞬间,在这里可以串联?

张亚东:是,但是对我来说我有时候,比如说拍不是我生活以外的东西,我没有审美,也没有挑剔,就是只是看。因为比如我书里拍的照片都是走哪儿算哪儿,不是我刻意去拍摄,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而且对我来说我还是想先说一下,因为我是做音乐的,实际上拍照片对我来说是一个兴趣,一个爱好,所以我并不把自己的书当成艺术,这只是我生活里的一些非常普通的瞬间而已。所以对我来说我没有刻意的,只是非常随意,事实上我觉得对于一个爱好者来说,我觉得拍照就是我躲在你的相机后面,我觉得就是用眼睛去看更多,看每一个人,结果在看每一个人的时候,事实上都看见了我自己,在透过别人的眼睛看待自己,觉得有很多思考,觉得非常有趣。

访奥林巴斯鬼塚学/知名音乐人张亚东

问:你能谈一下这个封面上拍的这个照片的情况吗?

张亚东:当时在旧金山一个海滩边突然看见这个男孩,其实这个男孩当时有他的一个弟弟,两个人在海滩边上,他看起来就是像中东那边的人,他长的特别像我看过的一个电影叫《暴雨将至》里面的一个男孩。我就对这个孩子非常好奇,非常有亲切感,因为我非常喜欢那部电影,后来就说我能帮你拍张照片吗?他非常好,各种配合,完了以后走的时候就我们互相祝对方好运,这是一个很小的小孩,非常棒,对我来说我觉得譬如说他长的特别像某一个人,你在国外旅行常常会发现,一个外国人长的和你家邻居特别像,甚至连说话、动作都像,我可能对这个孩子就有一些感觉。当然我书里也写了,事实上在电影里已经被锁在那个空间里,它不会再改变,但是这个孩子未来会开启一个怎么样的人生,我觉得不可思议,我愿意他有一个很美好的生活。

问:我看那张照片的虚化也很好,当时用的是什么镜头?

张亚东:这本书里的所有照片都是使用奥林巴斯E-P3拍摄完成的。

问:封面的小孩在拍摄时非常配合,书中也拍了各种各样的人,是拍所有人的时候都会像这样顺利吗?你是怎么跟他们沟通的?

张亚东:我觉得是这样,基本上有一些看镜头的,都是我去跟他先打招呼,就我想给你拍一张照片,可以吗?他会说好吧,其实每一个人状态不一样。譬比如说这个小孩,它在听音乐,其实我说我想给你拍照片,他说好吧,完了他特意把耳机摘了,马上摘下来,特别正经,我说不用,你还继续听你的音乐,在你的音乐里就可以,完了他就戴起来听他的音乐,所以像这个我就说,如果你戴了耳机,整个世界变成一个MV,都成为你音乐的陪衬,我其实不想他摘了耳机,我是要拍照片。比如说像这一组,这两个很明显就是抓拍,眼神里会有一些敌意,有一些你怎么偷窥我的感觉,但是有的像这个就是打过招呼的,这个是打过招呼的,他刚刚海里冲浪回来,整个人都是水,完了以后我说我可以给你拍照片吗?他说好,完了以后就摆出一个这样的样子,我非常喜欢他的眼睛。像这些都是必须要跟他们说,还是要跟他们打招呼。因为事实上在国外我觉得,我想给他们拍照片或者什么,我可以去直接跟他说,他要愿意就拍,不愿意就算了,那在国内就不行。我比较喜欢拍人,我觉得人的表情瞬息万变,而且更容易看见自己。

问:我想问您一下,什么样的相机在您看来,符合您这种随身携带,随时拍摄的要求?为什么在很多相机里面你选择奥林巴斯E-P3?

张亚东:实际上E-P3我很早就买的,我从E-P2开始使用奥林巴斯PEN系列相机。主要是觉得它外形很好,我觉得是一个非常有内涵的设计。因为事实上有很多相机在旅行拍都非常不方便。E-P3有一个超大的屏,那通常我是不用自动挡拍的。如果不用自动挡拍的话那有一个大屏在对焦的时候会非常方便,非常快。而且非常小,画质也好,所以我一般旅行主要是带这样的一个相机,我觉得够了。

问:我想问一下张亚东先生,您也拍过电影作品,我想知道都是在镜头背後,在创作过程当中你个人的感受有什么相同或者不同的?

张亚东:我非常喜欢电影,但是我觉得电影是努力呈现像摄影一样的还原那个场景,因为电影非常的刻意,一切的东西都是可以安排的,所以在那个过程里,你很难做到特别自然,比如环境,每一个道具,每一个人的位置,我觉得那个是非常非常难,我觉得如果想要拍好电影的话,我觉得可能就是要看,所以我也特别爱拍照片,譬如说我以前不爱看人的,就是我以前比如吃饭我吃自己的东西。从拍电影以后我变的喜欢看别人,就比如说我会看你穿了什么,你拿着笔是怎么拿的,因为很多细节是需要靠观察你可能了解更多的东西,事实上我觉得在拍照片的时候,包括餐厅里每一个人,像我拍的有一张照片是一个地铁里的一个背影,他头发就没几根,但是他梳的特别整齐。你看他几根头发梳的方式,你知道他对生活的态度,别管我只有几根,但是我都得让他是整洁的,很多生活里的人是这样的,但是我们可能不会介意他那几根头发,因为根本你得不想了解这个人。那事实上就是观察力可以,如果你有好的观察力,事实上可以帮助到你在电影拍摄,重新在人物性格上找到一些更好的方法,但是我觉得电影其实非常难的是剧本。因为我不是编剧,其实我之前拍的短片什么都是练习,对我来说就是练习镜头感,因为剧本这个真的非常难,非常非常难。我觉得一个剧本如果不好的话,就是所有的技巧都没用。所以我觉得我喜欢的都是那种比如说一次别离,像伊朗获奥斯卡的那部电影。我喜欢他们的电影真实到完全让我觉得我在现实里,在银幕里找到一个现实,所以我更加喜欢那种。但是其他的譬如说科幻片,就是电脑特技特别多的,我完全没什么兴趣,我不是特别喜欢。

问:我记得您大概在两年多前应该和春晓合作过一段用单反相机拍摄的微电影,一个MV,今后您会不会试着去用奥林巴斯的技术去拍一部短片?

张亚东:我觉得现在太方便了,我其实拿它也拍了好多,剪了很多东西。那今天发布我也有全部拿照片剪的一个MV,基本上是譬如说我就爱拍,那就一个角度可能拍两张照片,有人的,没人的,那最后叠在一起有一个消失感的东西,我可能去做一些影像方面的东西,我觉得现在没问题,这个都特别方便。所以对我来说是这样的,我觉得可能你们都是职业的编辑记者这种,你们可能更了解,可是对我来说我可能对摄影毕竟只是爱好,对我来说我不管胶卷的,还是数字的,只要能你拍的觉得很开心,有情感,那个东西能可以打动你就好,因为这不是一个时代,我觉得就是当下流行什么我就去玩什么。我觉得不用特别刻意拍电影一定要用胶卷,只要不用就觉得好像少了一些什么,缺了一些什么。我觉得其实那个不用,因为毕竟也就是个载体而已,对我来说我觉得未来,我倒是特别希望可以用特别小型的机器拍一部大电影,就是我觉得别人可能都在比说好吧,我一个电影投资多少钱,我请了多少大腕,那我就比我一个电影一个腕没有,而且花了多少钱。所以我觉得我还挺希望自己以后掌握更好的机器,更轻便就不要弄那么麻烦。■

本文产品
相机类型:单电(4/3画幅) 有效像素数:1610万 最高分辨率:4608×3456 传感器尺寸:17.3×13mm 影像处理器:TruePic VI 最大光圈范围:视镜头而定 连拍功能:支持(最多17张) 防抖功能:光学防抖 视频拍摄:1920×1080 1280×720 640×480 快门速度:60-1/4000秒 液晶屏尺寸:3.0英寸 存储介质:SD/SDHC/SDXC卡/UHS-I,Eye-Fi卡 颜色:黑色 相机尺寸:长121×高89.6×厚41.9mm 相机重量:373g
推荐文章
扯扯车精品文章推荐